贵大要闻校园综合媒体贵大溪山人物通知公告
 
怀责任心 立文化情——对话《贵大青年》杂志社
2018-03-21 15:31

 

贵大新闻网讯 初入校园,怀揣一份对文学最为纯粹的热爱,她懵懂而坚定地投入《贵大青年》的怀抱。从最初的部员,一步一步,她成长为实习部长、编辑部长,踏实勤恳地付出下,她成为主编。一开始,《贵大青年》给予她引导、帮助她磨练,渐渐地,她与《贵大青年》互相促进进步。直至今日,她已是《贵大青年》发展道路上的引航人。时光的考验下,她对《贵大青年》的热爱不仅没有消褪,反而沉淀出了一份责任,一份对《贵大青年》的责任,更是一份对校园文化的责任。她,便是《贵大青年》杂志社的主编王颖银。本期贵大学子,让我们走近王颖银,共同感受她的那份情怀。

记者:您好,能先简单地介绍一下自己吗?

王颖银:我是贵州大学外国语学院日语专业的大三学生,也是《贵大青年》杂志社的现任主编。

记者:据我们了解,您在入学之初便加入了贵社,请问您当初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态的加入《贵大青年》的?走到现在,您觉得杂志社对您个人成长有什么影响?

王颖银:说真的,当初加入《贵大青年》,完全是因为对文学的热爱,现在看来,我十分感谢当时自己的这个决定。《贵大青年》对我的影响非常大,从最初的部员,到如今的主编,这一路我收获的不仅是管理、组织的经验和能力,更是一份情谊,我大学的社交圈因为《贵大青年》变得更广,生活也变得更丰富。

记者:这样看来,《贵大青年》对您的影响确实很大,那您认为您对《贵大青年》的影响呢?或者说,您觉得您在杂志社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

王颖银:我与《贵大青年》的确是相互影响着的。杂志社里,我觉得我是个前辈吧,或者说是个引路人,对《贵大青年》、成员我都是怀有一份责任的,所以我在我的能力范围内会给予成员一些建议,但其实人要犯错才能真正成长,我希望与他们一起改正、共同成长。

记者:那您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竞选主编这个职位的经历?您认为您是凭借什么优势胜出的?

王颖银:其实我一向是个不懂得主动的人,当初竞争主编这个职位,更多是因为我舍不得《贵大青年》,想让它在我自己手上变得更好。我能够成为主编,与大二那年成为编辑部部长是有很大关系的。那一年让我对《贵大青年》有了更为深刻的了解,而最重要的一点便是责任。相对于管理等其他方面的能力,我认为责任心才是最为关键的,只有真切意识到对《贵大青年》怀有的责任,才能时刻关心《贵大青年》的发展,从而更好地带领《贵大青年》成长进步。

记者:的确,主编需要承担杂志社的一系列重大责任,那您有没有遇上压力比较大的事情?

王颖银:压力是肯定有的。作为主编需要协调杂志社各部门的工作,平时是比较忙的,杂志社的工作与学习的平衡就需要好好掌握。尤其到了大三、大四,学业就业各方面更为忙碌,压力也就更大了。但我一直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何况时间是挤出来的,咬咬牙也就坚持下来了。

记者:我们知道,《贵大青年》作为我校青年刊物,一直致力于把握时代脉搏,引领校园文化,您能否谈谈对这一宗旨的具体理解?

王颖银:《贵大青年》最主要的受众群体当然是大学生,所以我们一直致力于贴近当代大学生的生活,当然,也不能一味固守于大学的校园生活,毕竟大学生很快也就要迈入社会的门槛,所以我们杂志去年也进行了一次改版,增设了《国际新闻》等栏目,联系社会的时事热点,引导大学生对社会的关注。

记者:您提到了杂志的改版,那您觉得《贵大青年》符合目前校园媒体的发展潮流吗?

王颖银:当今媒体站在“互联网+”的风口,纸媒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甚至一直有“纸媒将死”的言论,校园媒体同样也深受“互联网+”的影响。我们杂志社也积极做出调整,发展新媒体。但校园媒体毕竟不同于其他媒体,还是要注重与大学生的互动交流,我们杂志社一直很注重这点,不仅各个栏目开放对外征稿,同时也注意聆听大家的意见与建议。

记者:贵刊作为一份纸媒,您能说说如何应对数字化媒体的冲击吗?

王颖银:新媒体对纸媒确实存在一定冲击,但其实两者也是可以互相促进的。我们希望在守住传统媒体固有的阵地上发展新媒体,利用新媒体传播快、及时性强等优点,吸引更多人的关注,从而扩大影响力,更好促进纸媒本身的发展。

记者:每个主编都难免面临要做“大家想看的”还是“大家应该看的”这样一个问题,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呢?

王颖银:我更倾向于做“大家应该看的”,因为当代大学生的阅读情况并不容乐观。说实话,现在主动阅读的人少,阅读经典的人就更少了,数字化媒体、网络文学的发展带来的是碎片化的浅层阅读,这样一种阅读并不需要太多思考,只是一种表面的信息获取,甚至这种信息的记忆是短暂的,过一段时间便会忘记。这样的阅读可以存在,毕竟对一些社会热点潮流的了解捕捉是需要的,但我认为当代大学生仍需要有思考过程的深度阅读。这样一来,便需要校园媒体的引导。比如我们杂志的《名著经典》栏目,就是希望引导大家多读一些经典,弘扬传统经典文化。当然,也需要适当结合,做一些大众喜闻乐见的文化,这样才能更好地吸引大家的关注,才能引导大家的阅读方向。

 

【责任编辑:王名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