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大要闻校园综合媒体贵大溪山人物通知公告
 
潜心“治水”的“民间河长”——记材冶学院王
2018-03-21 15:31

 

贵大新闻网讯(实习记者 赵龙)每到周末或假期,贵大材料与冶金学院冶金系王海峰老师都会带着一群学生去贵阳市南门河,边走边拍照,并发在微信群里。这不在游玩,而是在工作,因为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民间河长”。

作为南门河的“民间河长”,王海峰需要在 “观山湖区生态文明建设”微信群实时“晒”出巡查发现的污染问题。
“太忙了,肩上还有许多教学任务和科研项目,再加上河流的综合治理没有完成。”王海峰以这个理由拒绝央视的采访。“南门河在没有更多的工程性的投入下,仅仅一年内水质就从劣五类稳定在四类,率先在贵阳市形成监督和管理的自运行机制。”在央视记者的一再坚持下,王海峰才接受了采访。报道先后在央视《新闻直播间》和《新闻联播》播出。


巡河:从一线到二线


2014年9月,贵州省政府决定在省内的八大水系重点流域实施环境保护的政府“河长制”。在此背景下,贵阳公众环境教育中心号召生态环保领域的专家和志愿者组成贵阳“民间河长”,启动“政府河长”+“民间河长”联合机制。

2016年5月观山湖区的5条河流首先进行“双河长制”的试点。王海峰即认领了南门河,成为一名专家型“民间河长”。民间河长又称民间义务监督员,作为河流治理的巡查员、宣传员、参谋员、联络员和示范员。

当河长初期,王海峰和环保志愿者徒步巡查,利用无人机、遥感技术等为南门河做了全面体检,并制定出南门河污染问题的体检报告。他做了一个表征污染源的减法表,表上附有图片和定位(GPS),并且有相应问题的描述,他们提交给政府河长的团队。解决一个问题,便从表格上划掉一个问题。以前,王海峰的任务就是在南门河沿线,对违法排污、水面漂浮物、岸边垃圾和治污设施运行情况等进行定期巡查,及时填写“巡查记录表”并向政府河长报告情况。

王海峰的河长团队,有3个河段长和20多个民间志愿者。他们建立了一个微信工作群,一发现问题就报给王海峰,王海峰再和政府河长对接。当了几个月的河长后,最令王海峰感到欣慰的是,沿河居民环境保护意识快速提高,自发爱护及清理环境卫生、主动制止环境违法行为已逐渐成为常态。


服务:从课堂到河流


用专业技术回馈社会,一直都是王海峰的初衷。在他看来,当河长和科研教学并不冲突,他也发表了不少关于环境保护的学术论文。一步步走来,他和环保特别是水环境保护逐渐分不开。2000年,王海峰研究方向转向环境保护;2014年3月,以高校专家的身份和贵阳公众环境教育中心签约;2016年5月,和观山湖区签合同,成为南门河的区级河长;2017年6月成为贵阳市河长制办公室聘请的市级河长和省级河长。

冶金是重污染行业,环保问题也是冶金系研究的范畴之一。海峰同时兼任了贵州茅台集团、西南能矿集团等大型企业环保顾问,以及贵州省生态环保领域多个行业协会的专业委员。他负责材料与冶金学院的冶金环保课教学,致力于宣传环保知识。学生都很喜欢这个“河长”老师,并多次表示想和王海峰一起去巡河。针对企业的督查,他就会带着研究生去,他想让他们感受企业管理的所带来的环境的影响。 “有些企业的的污染,是因为工业设计不合理造成的。”他想让学生明白在进行管理和相关工业的过程中,应该怎样通过工艺去削减这个污染。

王海峰的微信朋友圈发的多是水环境污染和保护水环境等的内容。当河长,家里人都支持他。他有时候也会带家人和孩子一起去,“培养环保意识要从小孩儿抓起”。


成果:从劣五类到三类


南门河全长8.6公里,是贵阳市98条河里唯一一条直接流入一级饮用水源保护区的河流,最后于东风镇麦穰村九眼桥处从南明河右岸注入南明河。这条河进入百花湖的入湖口,距离白云区的市政取水口,只有200米左右。“接手的时候,看到南门河满河都是垃圾,心都凉了。”认领南门河的时候王海峰的压力很大,因为南门河是污染最严重的,典型的黑臭水体,这关系到十几万人的饮用水问题。针对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从优到劣分成一到五类,水质极劣的被归为劣五类,南门河当时被评为劣五类。

2017年5月份,他把南门河所存在的问题和对饮用水安全存在的隐患等检测结果,以及他的解决方案写了一个报告,呈交给贵阳市政府。时任贵阳市市长刘文新拿到报告后非常重视,亲自组织人到南门河调研,随即启动了南门河全流域治理。

“经过一年多的治理,南门河的主要污染问题点,从最初体检报告的53个减少到3个。从劣五类到五类,到稳定的四类,有时候可以到三类”王海峰介绍说。在王海峰看来,从源头上削减污染是最主要的手段。从节水到企业的工业改造,全民都需要有环保和节能意识。他希望发挥生态化治理功能,尽量少用或不用工程化手段治理河流。他说,等到在没有民间河长监督的情况下,环保机制也能完全正常自发运行时,他就可以“卸任”了。

未来,王海峰希望从以河长带队,能够过渡到沿河居民自发组织管理,河流从有河长回归到无河长。什么时候才能才能实现正真意义上的环保呢?“发挥生态化治理功能,尽量少用或不用工程化手段治理河流。”在王海峰看来,从源头上削减污染是最主要的手段。从节水到企业的工业改造,全民都需要有环保和节能意识。“南门河估计一年内解决不了”,任期结束后他还想续聘一年,直到南门河流域的综合治理全部结束。他说,如果在没有民间河长监督的情况下,环保机制也能完全正常自发运行,当不再需要花费人力物力去干预和监督,也能有绿水青山时候,他就可以转战其他领域了。

【责任编辑 梁昱坤】